Leo

虽然比不上各位神仙的字啦
但是肥肠的想写
我们顺啊超奶思
表白太太(。・ω・。)ノ♡

生日快乐!最近在补武神赵子龙,哥哥太好看啦  !

你们还是一如当年,英姿飒爽

乍见之欢与久处不厌

手痒…
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


古风,称位不对就不要在意细节


应该分上下两篇




上升真人会拿麻袋装你哟










元通五年,深秋,朝堂上。



“皇上,此时的胡地天寒地冻,胡人长年生活在那,适应环境。早些年打退的势力,怕是又滋长。”


一时间朝堂上议论纷纷。


这皇上刚登基的时候,也是形式所迫。先帝年迈体衰,四皇子逼宫,太子也同时起兵。兄弟相残,结果双双死在了明月殿内。二皇子长年在南边守卫,无谓权利。太子和四皇子的事终是没蛮过先帝,在咽气前把皇位传给了三皇子,也就是当今圣上。这时朝中势力也各自分派,朝堂之上混沌一片。内有容亲王虎视眈眈,外有边关战事紧急。



这时,皇上让新封的将军带兵打仗。大臣们多半抱着嘲讽的心态,一个是形式所迫的皇上,一个是没有经验的将军,怕事这以后的江山要姓容了。也有几个明事理的老臣,劝他万万不可。他也明白,心里也没数,但这种时候只能信任千玺了。



不出四个月,北边的战事就平息了,易将军从此一战成名。于此同时,朝内也是来了一次大换血。此后,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。


“那长孙大人觉得该怎么样呢?”


“臣以为,易将军英勇善战,才智双全。应带兵北上,以防胡人再度生事。”


“尚未发生的事就不要多想。”


“陛下。”


“柳大人有事要奏?”



“陛下,臣以为,长孙大人的话并非没有道理…”



“行了,这事我会考虑。有事启奏,无事退朝。”



净心亭内。


“千玺,你怎么看今天的事。”


“属下听您的。”


“他们分明就是想让你离开,暗中指不定有什么阴谋,这帮老狐狸。”


“还有,不是说好了私下里不分君臣,你怎么又属下属下的。”


“左右之呼也不过是个称号,皇上又在意什么呢?”



“那,这是你说的,不就个称号,你在意什么呢。”


“礼节还是不可废的。”


“可昨天晚上你不也叫我…”看着红晕爬上那人的耳朵,脸上佯装生气,心里满生欢喜。


“好了,天凉了,早些回屋吧。”


“嗯”


这易将军生的好看,不似女子那般娇弱,常人看了都觉得文文静静的像个书生。但你若是看见了他在战场上的模样,便不会这样想了。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场,是骨子里透着的。


他是他出游带回来的。
那年他十三,他十二。

南部水灾严重,朝廷拨款三次,未见。皇上微服私访,带三皇子一同。


王俊凯觉得他这辈子都陷进了易烊千玺那像胶着糖浆一般的眼中。


TBC




十年生死两茫茫
不思量 自难忘

嗯 没错这是什造
啊杰用马克笔画的